手机评测

您的位置:首页 >> 手机评测

深秋的夕阳

来源:五指山手机网 时间:2020.04.02

深秋的夕阳,在荒凉的山风中,拖着最后一抹微光,准备作别山山岭岭。

长坡弯岩下还有一个人影在晃动。那身影四下张望,生怕有一双眼睛看到她。四周,除了虫鸣和她自己的心跳与呼吸外,寂静让她感到踏实。山沟里,隐约可见一片鲜红的血迹和被践踏的草地。她从竹箩里掏出一条破口袋子,抖了抖。接着又认真地向环顾了一下四周,在确定没什么动静之后,才勾下腰,准备将一个血迹斑斑的东西往里装。这时候,草丛中传来异常有响动,吓得她急忙将镰刀抓在手中,注视着不远处那个草丛。

村里,有几个穷得叮当响的光棍汉,常以帮她砍柴、割草的小恩小惠,打她的主意。因为她认出虽然破旧,但青春的气息却不因衣服的破旧而收敛。相反却显得别样的诱人。那些穷光棍,谁帮了她,她只是不冷不热地谢一声,然而自顾自地做自己该做的事。为此,有人想打机会强行非礼她。她似乎意识到这一点。因此她在野外,时间晚了的话,砍刀也好,镰刀也罢,总是不离身边,时常警惕着。静了一会,她拾起一块石头,朝那又高又浓厚的芭茅草丛甩去!一只灰兔随之窜出,让她长长地舒了口气。

她继续往口袋里装那血淋淋的东西。然后准备放入竹箩,盖上猪草。为了好放,她将那东西大头朝下。放在箩里的东西,活像“文革”时斩了尖的高帽一个。她迅速地塞上早已准备好的猪草,抬上一块米把高的石头,拉好双肩背绳,蹲下身背了起来。

坎坷曲折的山道上,伴着微弱的月光,她的身影在孤独地移动。

她不知道有人在远远地、悄然地跟踪她。那人在她走过的路上嗅到一股腥味。隐约之中,地上滴落什么。那人擦了根火柴,借着微弱的光,往地上一看,发现地上有血迹!那人想了想,深深地叹了口气。在他看来,穷人家的姑娘长大了,连自己的身子都要靠夜色遮掩才好回家,生怕露丑。

这是“文革”刚结束,土地还没下放的年代。那时,牛马滚坡死了,都由集体组织人去处理。除了把皮剥下,拿到安顺去卖外,头都是砍下来丢在原处,身子砍成几大块,抬回村子后,剔下肉,称总量,连同肠肝肚肺,按人头分给到家各户。那时候,人们虽然穷,穷得除了过年,难得有一天粘上肉味。但是,滚坡死的牛马,被视为死牛乱马,垃圾食品,有些人不愿要。不要的人多了,就派人送到安顺去卖,三角钱一斤。除了送去卖的人的响午餐钱外,回来就交给生产队长或会计。而送肉去卖的人,除了吃一餐响午,还可算得一天的工分。只是,后来土地下放后,生产队的钱,没算过账,不知落在谁的手里。那时候的队长,大多都是身强力壮,吼一声会让人肉抖的家伙。因此谁也不想出头惹祸,这让队长会计暗自高兴。这是后话。

写到这里,谁都能猜到,那个穿着破旧的姑娘背的大概是什么了。因为村里有一匹马,头天天快黑的时候,滚坡死了。第二天,队里派人去放血,剥皮,砍成几大块拿回村来分。这姑娘觉得那马脑壳丢了可惜,就去背回家来,烧整好后,煮肉熬汤。那天,有人发现她身后的血迹,那是马脑壳流下来的。

这姑娘名叫顺弟。她的父亲傅少华,解放前给人家做长工。解放后,没一年不吃救济。所以,我小的时候,母亲请人给我算命,算命先生说我长大后是吃国家粮的命。于是,同伴中就有人叫我傅少华。我因此还哭着埋怨母亲不该给我算命,让人家喊起来难听。而这个傅少华呢,不论人家说他什么,他都不在意。土地下放后,他原先住的属于成份高的人家的房子,因为解放初未明确充公或解给哪一户居住的性质,落实政策后归了人家。民政局在离村几百米远的村口大塘背后的屯坡脚给他搭了两小间茅草房,让他搬去住。搬家后,傅少华就在土院坝头搭了个木架,盖片茅草,将他家那副老石磨安在外面。他家要是白天推苞谷,半个寨子的人都可以看到。

傅少华可谓一辈子的穷命。年长的人都说,他家几十年只杀过一头有三斤猪油的猪,那三斤猪油,还包括猪肠上的花油在内。傅少华面对穷日子,从来不叹气。该做哪样做那样。只是他的三个姑娘渐次长大后,谁来提亲,他的老伴不管人家小伙聪不聪明,长相如何。最关心的是家庭经济上好不好。双坑村黄家有一个独儿,家里有三间石板房,一间厢房。牛马几个,每年还要喂几头大肥猪来卖。只是这个独儿先天有点呆傻,三十好几了还没娶上媳妇。顺弟二十岁那年,黄家请人带了几封点心两瓶酒来提亲。一提就成,并且很快结了婚。谁知结婚后,她的婆婆管理严,不放一分钱落到她的手里,生怕她拿去顾娘家。有人劝她的婆婆,说是管严了怕顺弟在不长。她的婆婆说,好歹等顺弟生下一男半女后再说。也不知是谁的原因,顺弟的肚了几年也未见动静。她的婆婆成天指鸡骂狗的,说她家的那只赖抱鸡,只会吃,连蛋也不会下一个之类的话。顺弟虽然没上过学,但听到这样的话,心里不好受。就在这时候,村里有个被拐到江浙一带的妇女回来,说江浙那边做一年的庄稼,贩年都吃不完。而且是大平原,好做活路。一年到头,吃穿不愁。顺弟听信,悄悄路人嫁到江浙去了。据说,顺弟在江浙那边的男人家,有打米、磨面、榨油等加工机械,日子过得还真不错。顺弟还来接她的母亲、傅少华的老奶去在了半年。那老奶回来的时候,一脸的疲惫,满身破旧,衣服裤子油兮兮的,像个乞丐。有人说,看来她姑娘家的日子也不好过。

谁知那年,他家的茅草房变成了石板房。多年不喂猪的家,也添了几头小猪。一家人过年的时候还破天荒地换一身新衣。

可惜这时候,傅少华唯一的儿子不成器,三十多岁了,也不会想到好好成个家。不呆不傻的他,有点钱就被村里结了扎而想找便宜钱的妇女哐哄了去。如果苞谷林深的时候,傍晚时分,你看到一个妇女拿着一张塑料布往坡上爬,远远的傅闲拉跟着。那肯定两人是赴野合之约无疑。后来,有很多人家,男的在外打工,女的在家务农。长年累月的分居,这些步入中年的妇女,让寂寞压得喘不过气来。而傅闲拉在安顺打工,每个月七八佰块钱。每星期都要回家一次。有的妇女晓得后,就逗他玩。这一玩,他像玩上了瘾,没了成家的念头。在他看来,不结婚也能如此。结婚也不过如此。他的母亲知道后,劝说过他。他好歹不说,依然故我。他的父亲傅少华,白无常事。只要有点东西填饱肚子,有杆旱烟咂,一老本等的做着本份的事,什么也不管。当年,傅少华能够结婚,都是大家领导一手包办的。因为他个头矮小,脚又跛,人又长得不受看,所以,相亲的时候,还是村里一个二等个头,人长得比他伸展的小伙黄成宽替他去的。接到家看到傅少华,这女人很生气,但又没办法。那年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观念很浓,女人叹了叹气,还是和他成了夫妻。

别看傅少华很穷,但他这一辈子,直到九年岁去世,也从没摸过村里哪家的瓜园小菜。可是,他死的时候,他的儿子硬是没给他的三个姑娘说一声。老者临终时说,他死后说埋在离他家几十米远的属于他家的那块田头,免得请人多花费钱财。要傅闲拉不要给他的姐傅顺弟和两个远在外省的妹子讲,远天远地的,她们来回要花很多钱。就这样,傅少华死后,葬礼简简单单就入土为安了。

傅少华死后,黄成宽的妻子也寅死多年。为此,傅少华的老奶跑到黄存宽家对黄存宽说:“以前是你去替傅少华哄我来的。这回我要来和你在了!”黄存宽听后微微一笑,说:“我们都七八十岁的人,还说这种话,不怕人家笑?”那老奶呈听就说:“我怕哪个笑?反正你也不得老伴,我也不得老伴,正好我们做个伴。要不是你,我会苦这一辈子?你家几大个儿子立挺挺的,我来和你享两天福还不行?”黄成宽说:“这把年纪,吃得做不得的,娃娃些不会同意,我也做不了主,你就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傅顺弟后来还是知道她的父亲死了。于是就来接走了她母亲。傅闲拉从此过走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村里那些不良妇女,只要知道知找得钱回家,就回主动送货上门了。傅闲拉与她们的关系,终于可以从偷偷摸摸的野合变成半公开的家合了。

共 0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主题不够鲜明,情节有些凌乱,文章句子不够通顺,笔误较多,希望作者以后对作品打磨后再发,个见!【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10-10-01 08:47:44 节日快乐! 喜欢文学、音乐抗深静脉血栓吃什么药幼儿夜间咳嗽小妙招阳痿壮阳吃什么药

语言蹇涩吃什么药管用
小孩咳嗽吃什么药最好
积食发热会咳嗽吗